张大千的是非敦煌路

敦煌莫高窟我国乃至世界著名的石窟艺术宝库,敦煌壁画作为民族瑰宝,集东方中古美术之大成,有着极高的艺术价值。敦煌莫高窟以它绵长的历史、丰富的内涵、精湛的艺术、珍贵的价值、闻名于世。

敦煌莫高窟

它始建于十六国的前秦时期,历经十六国、北朝、隋、唐、五代、西夏、元等历代的兴建,形成巨大的规模,有洞窟735个,壁画4.5万平方米、泥质彩塑2415尊,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、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。

但是几百年来历经战火,破败失修,到十九世纪末,道士王圆录到莫高窟时,莫高窟已十分荒凉,崖间上的通道多数已经毁于战火,一些洞口已经崩塌。

1900年5月26日,王圆录道士所雇的人在清除第16窟甬道的积沙时,偶然发现了藏经洞。无知但是信仰虔诚的王道士,在想尽办法保护未果的情况下,相信了外国掠夺者的谎言。大量经卷彩塑、壁画被盗,损失不可估量。

敦煌壁画九色鹿

1、结缘莫高窟

时间过去了将近40年,张大千与敦煌莫高窟结缘。

张大千是国内首个来敦煌的著名画家,也是第一个将敦煌艺术大规模介绍给世人的画家。

在张大千富有传奇色彩的艺术生涯中,“礼佛敦煌”可以说是其艺术最高峰。张大千对敦煌的了解始于1920年代,先从上海曾农髯、李瑞清处略有听说,后又在北平、上海等处见过零散的敦煌写经和绢画真迹,大为惊讶。

张大千在临摹中

1937年芦沟桥事变爆发后,张大千辗转来到四川成都。据张大千长子张心智回忆,“父亲一向好客,家里各行各业的朋友不断前来,其中有一位叫严敬斋的,曾担任过国民党中央政府监察院驻甘(肃)宁(夏)青(海)的监察使,他多次向父亲介绍甘肃敦煌莫高窟石窟艺术。父亲对此极感兴趣。张大千有意穷探画法之源,追寻他梦寐以求的六朝隋唐真迹。

1941年5月,张大千带着家眷、门生等数人离开成都,到兰州,再转道敦煌。去往敦煌的途中,可谓栉风沐雨。当时河西走廊属荒蛮之地,人烟稀少,道路条件较差,贼寇盗匪肆虐。沿途还要经过高寒险峻的乌鞘岭、腾格里沙漠、巴丹吉林沙漠、嘉峪关等。

为了做好临摹的充分准备,张大千托友人从青海塔尔寺等地购买画布、纸笔、胶粉;从西藏(据说是从印度或缅甸进口至西藏的)运来石青、石绿、朱砂等矿物颜料;又从西宁、兰州等地采办日用品,前后动用了78辆驴车才运至敦煌。

沙漠驼队

1942年,张大千又专门从青海塔尔寺聘请了藏族喇嘛画师昂吉、三知、格郎、罗桑瓦兹、杜杰林切同赴敦煌,帮助准备画布和调制颜料。喇嘛画师用绝技制成的画布天衣无缝,布面光滑;自制的佛画颜料历久不变;金粉的亮度绝无仅有;木炭条细如发丝,细如面条,刚柔适度。在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的经历中,藏族喇嘛画师的鼎力相助是不可缺少的。

张大千的敦煌礼佛原本预定费时三月,然而他一抵达敦煌即被莫高窟“藏经洞”内的唐代仕女所吸引,遂改变计划。张大千经过反复思考,决定呆上二至三年。

2、首要任务是清沙和编号

张大千敦煌之行,耗资数百万,费时近三年,其中辛苦难以想像。从一侧小故事可见一斑。

常书鸿带领研究所的成员来时,恰逢张大千离开。临行前,张大千交给常书鸿一张神秘图纸,嘱咐不要给别人看,之后常书鸿按照地图来到一片树林,结果在树林里找到了。。。新鲜可食用的野生蘑菇。这仅仅是从食物匮乏一侧。

莫高窟千佛洞矗立在风沙大漠中达千年之久,其残破境况目不忍睹。千佛洞在张大千到来之前,法国人伯希和虽然也进行过编号,但编得凌乱而无序。因为伯希和编号的目的是为了摄影,他认为没有摄影价值的就不编。张大千重新编号,是根据祁连山下来水渠的方向,由上而下,由南至北的顺序,再由北向南,往复进行,如是者四层,历时5个多月,有规则地编了309个洞。仿佛英文的E字形。

张大千的编号有很强的实用性,如果只是去游览的,顺着大千先生编的号,不会走冤枉路,一天可以浏览完毕309个洞窟。后来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长达20万字的《敦煌石室记》。

清沙和编号这两项,大千率领门人弟子辛苦工作了整整五个月时间,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进入敦煌的全部工作。

张大千在临摹中

3、一丝不苟临摹壁画

张大千为了完整地再现壁画作品,他要求自己和随行人员严格按照壁画的大小来临摹。这就要求解决好两个前提,一是画布,二是色变。因此大家有的蹲着画、有的架着梯子画、有的仰卧着画、有的悬空着画。张大千当初带去的纸、绢等尺寸都不够大,而壁画最大者达十二丈六尺之巨。为此,张大千专程到青海塔尔寺请来藏族画工制作画布,同时又在当地购买了数百斤的藏蓝(石青)、藏绿(石绿)、朱砂等矿质颜料,还使用大量金粉、珍珠、翡翠等贵重原料以保证色泽纯正艳丽。

张大千说:“临摹壁画的原则是要一点不差地描绘,绝对不能参渗入自己的思想,这是我一再告知门生们的工作信条。临摹的每幅壁画,我都要题记色彩尺寸,全部求真。”

张大千临摹作品

千年古画,由于年代久远,加之风吹沙打,画面色彩多有褪化,为了追求历史真实,恢复绚丽壁画的本来面目,张大千深入钻研、大胆探索,凭着自己多年的用色经验及高超的古画鉴赏能力,通过多次试验、比较、观察,基本掌握了敦煌壁画的色变规律。

经过不懈的努力,张大千的临摹作品较为完美地显示了壁画当初的本色,尤其是人物画像的服饰冠带等,更是鲜艳异常、质感极强,当年就令无数观众赞叹不已,为研究中国民俗史和服装史提供了具体形象的资料,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

张大千素描飞天

张大千曾发表《谈敦煌壁画》,论述了许多他对敦煌壁画的研究心得。

其一是“线条用笔”。魏晋隋唐古人特重线描用笔,所谓“曹衣出水、吴带当风”。后世文人画兴起,这种风格逐渐失传。然而这种变化多端、精当准确的线条却在敦煌壁画中比比皆是。张大千在感动之余大受启发,乃着力下苦功勤练线条,终能掌握古人作画用笔的关键。

张大千素描局部

其二是“色彩的辉煌”。中国绘画风格在唐宋以前皆由职业画家所主导,他们极为重视色彩的精致艳丽,这和后来的文人画家有所不同。张大千在看到敦煌壁画精工富丽的色彩表现后,促使他深下功夫精研古人的设色方法。他在敦煌所画的大批摹本无不色泽鲜明浓艳、敷染纯厚,将色彩的情感表现力发挥得淋漓尽致。敦煌壁画中常见的石青、石绿、朱砂等矿物重色以后都成为张大千在绘画创作上所使用的主要色彩。

其三是“写实的作风”。明清以来文人写意画的盛行,导致人们的偏见,即中国画是写意的,西洋画才是写实的。其实,中国画既有写意的作风,也有写实的作风。作为最佳的例证,敦煌壁画就是注重以生活为源泉,在再现客观的基础上追求形神兼备、物我交融。张大千在考察了敦煌壁画之后发出对“写实作风”的呼吁,他本人则是深受古人的精神感召,强调写生、注重鲜活的艺术体验,其个人风格也由文人画的清新秀逸转而为精密雄浑。

其四是“格局的阔大”。张大千在敦煌临了许多巨幅的壁画摹本,掌握了古人绘制巨幅画面的技法。他在晚年开创泼墨泼彩的新风格后,绘制了多件巨幅作品,其中《长江万里图》与《庐山图》两幅巨型国画更是苍郁清润、气势磅礡,可谓大千一生艺术成就之总结。这无疑要归功于他在敦煌所受的启迪和历练。

张大千早期作品

4、张大千的改变与感悟

敦煌之行令张大千画风大变,由早年的清丽雅逸,变为富丽堂皇,仕女人物变得雍容华贵,妩媚动人,画中常出现敦煌窟顶藻井图案。他认为“画画单要求具有诗意还不够,更要具有词意,即要求画中具有缠绵蕴藉、幽幽不绝的意境”。

张大千敦煌之旅后作品

在选取临摹对象时,张大千除考察、题材、不同绘画风格外,他最爱飞动之美的飞天、伎乐天、各种乐舞带来的生命感,正如宗白华所言:“敦煌的艺境是音乐意味的,全以音乐舞蹈为基本情调。”

张大千敦煌之旅后作品

在艺术精神上,张大千认为,敦煌壁画宏大的规模,是中华民族伟大力量的表现,在艺术价值上超过山西云冈石刻和河南龙门造像,张大千从十个方面分述了敦煌壁画对中国绘画的影响:

一、佛像、人像画的抬头;

二、线条的被重视;

三、勾染方法的复古;

四、使画坛的小巧作风变为伟大;

五、把画坛的苟简之风变为精密;

六、对画佛与菩萨像有了精确的认识;

七、女人都变为健美;

八、有关史实的画走向写实的路上去了;

九、写佛画却要超现实来适合本国人的口味了;

十、西洋画不足以骇倒我国画坛了。

张大千临摹飞天

张大千投荒万里,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三年的两年零七个月的时间刻苦精研,摹得各朝壁画276 幅作品幅。

1943年8月14日,《张大千临抚敦煌壁画展览》在兰州隆重开幕,展出21幅作品,最大者高一丈、宽一丈九尺。

1944年1月25日《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展览》在成都开展,展出44幅作品,同时展出的还有敦煌壁画、彩塑的巨幅照片20幅,真实再现了敦煌艺术的壮丽风采,参观人士莫不叹为观止。

此后至1957年,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分别在上海、重庆、印度、日本东京等地展出,广受各界盛赞,引发轰动,引起“敦煌热”。

张大千临摹飞天

参考文献

1、张大千与莫高窟不为人知的故事,敦煌莫高窟网

2、张大千,纪录片大师

3、张大千与敦煌壁画,东方早报

4、敦煌莫高窟的世界文化艺术价值,中国考古网

5、张大千与敦煌,是非多少事,搜狐网

6、图片均来自网络

首页滚动